导航菜单

幼年被人贩子拐卖,从小流落街头,长大后他竟变得六亲不认

我想在2019年8月24日与原惊奇研究所分享

这是异常事件研究中心的“惊奇研究所”。

不久前,我遇到了一个有特殊能力的人。他给我讲了他过去的故事。 这个故事让我很感动。

故事始于一个从建筑物上跳下来的女孩。

1

张强眯起眼睛,看见一群人在他面前聚集在一起制造噪音。他挤过张铁旦,穿过李沟左,站在张翠兰旁边,看着他旁边的刘建国,问左边的陈小楠:“这是什么?”

陈小楠看了他一眼,指着屋顶说,“你没看见吗?这里有个女孩想跳楼。 “

张强抬头看见一个女孩站在顶楼上学。依平挥舞着一条丝绸围巾。张强擦去额头上的汗水,他的呼吸沉入腹部。如果洪钟听到了,他冲上楼喊道:“蔡华华,你必须快下来!“张强知道‘蔡华花’的声音会成功地打败各种各样的‘女孩’和‘女孩’,传到楼上女孩的耳朵里。

果然,蔡华华看着他

“蔡华华,我是你的二表哥,你爸爸听说你要从家乡的一栋楼里跳下来,心脏病发了。现在他在医院抢救。你不要快点下来!”

这种策略已经反复试验过了。张强曾经用它来拯救被爱情困住的张达华和被工作逼疯的李小华。正当张强准备悄悄离开的时候,蔡华华流下了眼泪,把自己的成就和名声藏了起来,蔡华华在屋顶上更加激动地喊道:“你撒谎,我爸爸已经死了!”

完了,搞砸了

陈小楠用胳膊肘转过他。张强只好顺从地闭上了嘴。毕竟,英雄总是不被人们理解。

但是轮到陈小楠真的很痛,张晓楠忍不住说:“陈小楠,你有点强壮。” 陈小楠先是哼了一声,然后盯着张强:“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认识我吗?“

”我.我猜,猜哈哈 ”张强打了个哈哈,试图溜走,一只手抓住了他

“人家女孩的名字可以猜到,你怎么能这样做?喂,你是跟踪者,跟踪其他女孩吗?”站在他身边,刘建国怒目而视,“像贼一样看着你不是件好事 张强没有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你是一个小偷和一只老鼠。我不仅知道她的名字叫陈小楠,还知道你的名字叫刘建国。这位老太太的名字叫张翠兰。我也跟着你?刘建国听了这话,瞪大了眼睛:“你不想念叔叔和婶婶吗?”?太疯狂了。“张强喉咙里塞了一口老血。正当他要说话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这个变态,让我们把它交给我们的警察。" "

徐之明走出人群,给张强戴上了一副墨镜。张强顺从地戴上墨镜,睁大眼睛站在刘建国面前:“说我眼睛小?看清楚了,我刚才眯着眼看大爷 徐之明皱着眉头,拍拍张强的头:“不要再犯罪了。”。我过会儿和你算账。" “

在昏暗的刑事调查室

在昏暗的刑事调查室

"你为什么想加入这个乐趣?"

“能力越强,责任就越大 「

」功能.大吗?“

”当然!"张强站起来,挺直了胸膛. "因为我有超级的能力知道世界上任何人的名字,所以我必须考虑世界和平和宇宙的安全。我怎么能忽视从大楼上跳下来的人?如此弱小的超级大国真的认为自己是超级英雄。另外,你对自己了解多少?「

」不要用豆包做干粮。我能帮你抓到多少罪犯?「

」好吧,好吧 "徐之明站起来揉了揉眉毛。"你今天还剩下多少地方?“

张强用手指数了数,然后伸出三个手指,看着徐之明,然后悄悄地放下另一个

"你不是说过听我的声音就能认出我吗?"

“那我也需要看一看,确定一下。如果听起来像你的人绑架了我怎么办?”张强嘀咕道

“能力是100%看到别人的名字,但是一天只能认出十个人,十个人以外没有人,不管鬼,我真的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超能力 徐之明叹了口气,拿出两张照片放在张强面前:“帮我看看这两个人叫什么名字。”。" "

两张照片都是非常模糊的数字。张强皱着眉头想了很久,“这是一张人的照片吗?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见?“

”这是从监控中切断的 「

」那你给我看看监视器 “

徐之明把监视器关掉了,但是张强看了很久,还是什么也没看见

"不,是外星人还是没有名字?"张强皱眉,“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徐之明摇摇头:“这两个毒贩应该是惯犯。他们的作案手法非常狡猾。 “

”人贩子?”张强一听瞪大了眼睛,“我去看看 ”张强皱着眉头,专注地盯着监视器。随着盯着照片的时间增加,张强的瞳孔变成了暗红色,然后颜色逐渐扩大,占据了几乎整个眼球,使他的眼睛看起来像恶魔的眼睛

如果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他们会吓得要死,但是徐之明和张强已经认识十多年了,已经习惯了。当他们知道张强过度使用他的能力时,就会发生这种情况。

当徐之明在街上抱起张强的时候,张强还是一个衣衫不整的流浪少年。他的黑红眼睛阴森恐怖。一群人打电话给警察说,“社区附近有个怪物。” ”

当徐之明到达的时候,张强盯着这双又黑又红的眼睛,固执地看着他周围的人群,就像某种野兽一样

后来,在熟悉了张强之后,徐之明得知张强从小就被人贩子绑架了。然而,他遇到了如此多的陌生人,以至于他滥用了自己的能力,导致他的眼睛长时间保持红色。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人贩子找不到愿意出售的买主,把他遗弃在街上,直到他遇到徐之明,然后他才真正有了一个家。 所以张强非常讨厌人贩子

徐之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突然听到他旁边有一声“扑通”。当他再次看的时候,张强已经从椅子上摔倒在地上,他的眼睛变白了。

徐之明吓了一跳,赶紧把他扶到沙发上。张强过去曾过多地使用过他的超能力,但这从未发生过。

3

“孩子,你为什么一个人?你和家人分开了吗?”

“孩子,你父母叫什么名字?你的家人住在哪里?我们可以带你回家。 「

」嗯,看来,它被抛弃了.“

”你看他的眼睛,真吓人 ”

“你这个怪物,滚出去!“

张强从睡梦中醒来,擦去了脸上的泪水。他很久没有梦想过这些事情了。

房间里很暗,电话闪烁着微弱的光。这是徐之明发来的信息:“我今晚有任务。当你醒来时,让小刘带你回去。” “

”送什么送什么,我是面盲而不是疯了 「

」无论你想要什么,回去的时候别忘了戴墨镜。 “

”知道知道,年轻的时候怎么这么罗嗦 “

张强把桌子上的两张照片放进口袋里。外面的街道灯火通明,挤满了行人。但是在张强的眼里,那些人都有着同样的脸

在张强流浪的日子里,他每天用完10个地方,变得非常烦躁不安,就像突然陷入黑暗一样。张强每天都经历着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直到他遇见了徐之明

起初,徐之明不相信张强的超能力,以为他有精神病,就带他去看医生。 然而,来自全国各地的数百名大大小小的医生并不明白他有什么问题。相反,有一次,徐之明带着张强穿过立交桥,被一个流浪汉拉到了立交桥下。他看着我说,“一百年后很难见面,一千年后很难找到,你有很大的潜力,年轻人。怎么样,你想继承我的衣钵吗?”

张强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徐之明说:“继承你的衣钵比继承我的好。你有一个锤子罩。” "

流浪汉也没有生气:“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因果是一样的。我这辈子能看到这么奇怪的人。这不是损失。让我给你一份礼物。” 流浪汉说,摘下墨镜递给张强,张强正要接过来,他缩了缩手:“一百美元 “

最后,太阳镜卖了十美元。张强一戴上这副眼镜就戴了十年。在此期间,徐之明也给他买了新的,但是张强总是觉得没有它们不舒服。

张强摇摇晃晃地走到附近的便利店,正要去买些食物,突然一个人急匆匆地冲出了便利店。张强撞到了张强。张强摇摇晃晃地说道。他的太阳镜掉到了地上。当他抬头时,他只看到一群矮胖的女人点头鞠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然而,下一秒钟,女人看着他,一动不动地站着。张强挥挥手,拿起地上的眼镜说道:“最近有点火,眼睛发炎了。”

女人微微一动,张强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从她身边挤进了便利店。

“为什么世界上有人看不见自己的名字?”张强一边走一边想,就在他快要被吸收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起:“这个世界上有因果,因果循环,善恶有报。年轻人,如果你明白原因,你就不会困惑。” "

“哦 ”张强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边的老熟人,笑着说道:“那你说,为什么我看不到他们的名字?他们不是人类吗?「

」嗯.因果循环,这个,看不到名字,也许是因为你没问,年轻人我告诉你,人活着要勇敢,要勇敢地追求你想要的,我告诉你.啊,啊!”流浪汉连忙跟上张强的步伐继续说道,“我帮你解决问题,你为什么不好心给我点钱呢 “

”我没钱 「

」嗯,你何不在这里买副太阳镜,我想你的太阳镜也有些年头了,是时候换了 ”张强听到这里停了下来:“多少钱?”

“一百美元,我告诉你一百美元不贵。太阳镜做得很好。使用的材料很好,款式也很时尚。它们是避光和防晒的。行走江湖必不可少。 ”张强透过墨镜看着他面前模糊的脸说道:“一百美元太贵了,比方说十美元。" “

”成,十块钱就是十块钱,一看你就是便宜货 流浪汉从口袋里掏出一副太阳镜递给张强:“为了做一个老顾客,我想再给你寄一句话。”。因果循环,善恶皆报.”张强连忙用手示意道:“好吧,好吧,好吧。" 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流浪汉抓住他,小声说:“有人在后面跟着你。" "

5

脚步不远也不近,不轻也不重。张强离开的时候也走了,停下的时候也停下了。

当他来到社区的角落时,脚步突然急促地跟着他。张强突然转过身,用他的瑞士军刀指着身后的人:“你是谁?你为什么跟踪我?”

是一个身材粗壮的女人。从她的衣服判断,她似乎就是刚才在便利店遇到的那个女人。女人吓了一跳,半举着手说:“别紧张,我没有恶意。” “

”你为什么跟踪我?”

“我,我没有跟着你,只是碰巧我的家人也住在这里 ”女人连忙解释道

张强皱了皱眉头,什么也没说。虽然他觉得这个女人很可疑,但他没有任何理由不让别人走这条路。他只是象征性地举起手中的刀说:“当我是傻瓜的时候?欢迎你再次跟随我。 “

那个女人一动不动地站着,没有说话。张强懒得再听她说话,回家了

凌乱的房间里堆满了脏衣服和外卖盒。张强皱了皱眉,打开冰箱,拿出一包方便面,去了厨房。然而,当他到达那里时,他发现两天前煮面条的锅还没有刷干净,所以他不得不拿起方便面把它们嚼干。

张强很少出门是因为他的眼睛。自然,他不能出去工作。他通常住在这个小房间里,偶尔帮助徐之明抓罪犯。

虽然这样的一天听起来很悲惨,张强已经这样做了十多年,并且已经习惯了很长时间。但是今天,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张强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乱七八糟,他有一种难受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有人揪着我的心底,不轻不沉。有一种沉闷和不舒服的感觉。

与此同时,张强的脑子也一片混乱。一方面,他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的名字他看不见,这也使他有如此严重的反应。他清楚地记得当他被迫看着这两个人的名字时强烈的恶心和眩晕感。另一方面,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跟踪他,但也有一个中年妇女。

这样想着,张强开始回忆刚才那个奇怪的女人,但是总是徒劳无功。张强想了很久,最后昏昏欲睡。

6

当他再次醒来时,他看到了徐之明憔悴的脸和黑眼圈。

“你醒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的 ”张强坐起来揉了揉脑袋

徐之明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张江道:“看看这个人的名字。” 张强看了一眼,很快回答道:“这是蔡华华。” 徐之明松了一口气,和张强一起坐在地板上:“看来你的能力还在。这是蔡华华,他昨天从大楼上跳下来时被救了出来 “

”然后呢?这两个无名毒贩昨天被捕了吗?"

“没有,我们昨天熬了一整夜,也找不到这两个人的任何踪迹,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还在城里。 ”徐之明揉了揉脑袋,“但是我不是因为这件事找你的,蔡华华昨天被救出后交代了一些情况,我想有必要跟你说一下 “

”是什么?”张文华僵直了身体

"和你的生活经历有关 ”徐之明叹口气说,“蔡华华说,她家乡的村子是一个臭名昭着的人贩子村。该村十分之九的家庭是通过贩卖儿童出生的。他们通过帮派犯罪并充分分享信息。这座城市里大大小小的摄像机都拍得很清楚。转移儿童的速度也非常快,使得调查非常困难。

”蔡华华的父母也是这群疯狂人贩子的成员。这些年来没有十到八个孩子被绑架。起初蔡华华不知道他们的父母在做什么,当她知道的时候,她没有勇气阻止他们。

”当蔡华华结婚,有了自己的孩子,理解为人父母的感觉时,蔡华华对父母以前的所作所为越来越反感,并逐渐与父母疏远。直到有一天,蔡华华的妈妈不得不来看她,然后带着她的孙子出去旅行,当她回来时,她说孩子不见了。 "“张强听到这里皱起眉头,咬牙切齿."猪和狗是劣等的!“

”蔡华华怀疑她的母亲已经卖掉了她的孩子,她想不出一个办法来摆脱悲痛和愤慨。她后来被你打断获救了。

“昨天,我们还派人去找蔡华华的母亲,也许是为了赎罪。她之前提供了所有关于被绑架儿童和犯罪团伙的信息,其中一个和你的描述相似。

”她说,之前她在贪婪的影响下卖掉了一个来自同一个村庄的男孩。因为男孩的父母做了同样可疑的事情,他们当然不敢报警。他们算盘打得很好,但是男孩被绑架后不久,他的眼睛就慢慢地出毛病了,他的眼睛好像是粉红色的,无论如何也治不好。因为他们现在找不到买主,所以把他扔到了街上。

徐之明停顿了一下,然后补充道:“你应该猜到这个男孩和你同龄 ”

7

张强跟着徐之明走出了小区。因为不方便看人,张强低着头看着地面,直到两条粗壮的腿出现在他面前。

张强心里感到一阵恐惧。他抬起头,又看到了那个矮胖的女人。那个女人脸上挂着微笑。看着张强,他说,“多巧啊,小弟弟。” ”张强看着这个女人模糊的脸,什么也没说

徐之明拍了拍张强的肩膀,轻声说道,“我会在我旁边等你的。”

徐之明离开后,张强看着面前的女人说道:“我在找什么?女人看着张强犹豫了很久,然后说:“你能摘下墨镜让我看看你的脸吗?”?“

”为什么?你认识我吗?"

“不知道不知道 ”女人连忙用手示意,停顿了一下,然后说,“我会看到你看起来像我的亲戚。我的亲戚十多年前丢了一个孩子“%

”不知道该说什么,你的亲戚丢了一个孩子不关我的事 ”张文华忍住邪恶的话语,“赶紧走,别让我再见到你了 “

然而,那个女人仍然站在她原来的地方。如果张强能看清楚她的脸,她会发现她下垂的嘴角和眼睛里有泪水,但是张强看不清楚,也不想看清楚

女人迅速擦了擦脸,平静下来,从包里递给张阿强银行卡:“里面有些钱。把它带到你的眼前。密码是。 "

"96 0709?我似乎生于1996年 “

虽然张强戴着墨镜,女人还是看到墨镜后面的那些人直直地盯着她的眼睛。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她无法撒谎,只得轻轻点头

“的确如此 ”张强嘶嘶地说道,“不,我的眼睛是治不好的 “

女人迷惑地看着张强。他又笑了,然后摘下墨镜,指着自己的眼睛。你们不是都要为我变成这样负责吗?“

女人睁大眼睛,转身跑开。张强抓住她,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还想去哪里?警察已经包围了你。你的同胞已经出卖了你!"

8

“小时候,我一直讨厌自己。为什么我不知道我父母的名字,为什么我记不起我的家 ”张强坐在两个人面前说道,“我想,只要我能说出我父母的名字,他们就可以带我回家

“我非常讨厌自己,就像我想回家一样。我白天和晚上都讨厌自己。我讨厌吃东西和睡觉。我只是不明白。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父母的名字?我怎么会这么蠢?”张强摘下墨镜,红色的眼睛闪着可怕的光。“我想我希望我知道世界上所有人的名字,这样我就能知道我父母叫什么。经过长时间的思考,我的眼睛变成了这样 「

」后来,我真的有能力知道世界上任何人的名字。不管是谁,只要我看着他,我马上就知道他的名字。但是即使有这种能力,我还是不知道我父母的名字,因为我看不见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那时,我想当我找到我的父母并看到他们时,我会先喊出他们的名字,然后告诉他们我一直都记得他们,一直在想他们 ”张强嘶嘶地吸了一口气,“但是我没想到他们不是人类,所以我真的看到了他们。我仍然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讽刺的哈哈,他们甚至不是人类。他们来自哪里?"

“对不起.我们对不起你,这都是我们的报应……”女人低着头,哽咽道

“是的,这是你的报应!变成别人的孩子,你自己的孩子也会变成别人的孩子!你被绑架后不报警是对的!”张强咬牙切齿。"不仅如此,你的孩子还会被其他人当作怪物虐待,被赶走和殴打!"

张强冷笑着说:“但是这些话是报应,是荒谬的。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还有家庭关系?你的孩子是生是死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

男人低头沉默,而女人试图压抑自己的哭泣。

“你真正的报应是呆在监狱里,直到你老了,在监狱里腐烂,没有人会收拾你的尸体!”张强说着,摔门出去了

当徐之明发现张强的时候,张强正坐在街上一栋住宅楼的角落里喝酒。他的眼睛固执地看着四处走动的人群,就像徐之明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情景。

“我不知道为什么,坐在角落里总是让我感到安全 ”张强说道,“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当我看不到一个人的脸的时候,我会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角落 “徐之明拍拍他的肩膀,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张强问道,“他们叫什么名字?“

”卜世仁,石楚生 ”张强听到这两个名字后愣了两秒钟,然后大笑起来:“这不是人 “

笑声听起来很苦涩

研究结果

人口贩运是一个充满犯罪的行业。他们伤害父母的感情,摧毁孩子的未来,给家庭带来无法磨灭的痛苦。

在故事中,张强的父母是两个人贩子,但是他们不小心让其他人绑架并卖掉了他们的孩子。 只有在他们真正失去孩子之后,他们才真正意识到人贩子给别人带来的痛苦 只有当苦难降临到他们身上时,他们才能知道自己的罪恶对他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愿每个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

本文最初由第一作者撰写,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集报告投诉

这是异常事件研究中心的“神奇研究所”。

不久前,我遇到了一个有特殊能力的人。他给我讲了他过去的故事。 这个故事让我很感动。

故事始于一个从建筑物上跳下来的女孩。

1

张强眯起眼睛,看见一群人在他面前聚集在一起制造噪音。他挤过张铁旦,穿过李沟左,站在张翠兰身边,看着身旁的刘建国,问左前方的陈小楠:“这是什么?”

陈小楠看了他一眼,指着屋顶说,“你没看见吗?这里有个女孩想跳楼。 “

张强抬头看见一个女孩站在顶楼上学。依平挥舞着一条丝绸围巾。张强擦去额头上的汗水,他的呼吸沉入腹部。如果洪钟听到了,他冲上楼喊道:“蔡华华,你必须快下来!"

张强知道“蔡华花”的声音会成功地打败各种各样的“女孩”和“女孩”,并传到楼上女孩的耳朵里。

果然,蔡华华看着他

“蔡华华,我是你的二表哥,你爸爸听说你要从家乡的一栋楼里跳下来,心脏病发了。现在他在医院抢救。你不要快点下来!”

这种策略已经反复试验过了。张强曾经救了被爱情困住的张达华和被工作逼疯的李小华。正当张强准备悄悄离开的时候,蔡华华流下了眼泪,把自己的成就和名声藏了起来,蔡华华在屋顶上更加激动地喊道:“你撒谎,我爸爸已经死了!”

完了,搞砸了

陈小楠用胳膊肘转过他。张强只好顺从地闭上了嘴。毕竟,英雄总是不被人们理解。

但是轮到陈小楠真的很痛,张晓楠忍不住说:“陈小楠,你有点强壮。” 陈小楠先是哼了一声,然后盯着张强:“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认识我吗?“

”我.我猜,猜哈哈 ”张强打了个哈哈,试图溜走,一只手抓住了他

“人家女孩的名字可以猜到,你怎么能这样做?喂,你是跟踪者,跟踪其他女孩吗?”站在他身边,刘建国怒目而视,“像贼一样看着你不是件好事 "

张强没有上气不接下气:“你是个贼,也是只老鼠。我不仅知道她的名字叫陈小楠,还知道你的名字叫刘建国,那个阿姨的名字叫张翠兰。我也跟着你?”

刘建国听到这话时瞪大了眼睛:“你不想念叔叔和婶婶吗?太疯狂了!”

张强喉咙里粘了一口老血。就在他正要说话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这个变态,让我们把它交给我们的警察。” “

徐之明走出人群,给张强戴上一副墨镜。张强顺从地戴上墨镜,睁大眼睛站在刘建国面前:“说我眼睛小?看清楚了,我刚才眯着眼看大爷 徐之明皱着眉头,拍拍张强的头:“不要再犯罪了。”。我过会儿和你算账。" “

在昏暗的刑事调查室

在昏暗的刑事调查室

"你为什么想加入这个乐趣?"

“能力越强,责任就越大 「

」功能.大吗?“

”当然!"张强站起来,挺直了胸膛. "因为我有超级的能力知道世界上任何人的名字,所以我必须考虑世界和平和宇宙的安全。我怎么能忽视从大楼上跳下来的人?如此弱小的超级大国真的认为自己是超级英雄。另外,你对自己了解多少?「

」不要用豆包做干粮。我能帮你抓到多少罪犯?「

」好吧,好吧 "徐之明站起来揉了揉眉毛。"你今天还剩下多少地方?"

张强掰着手指数了数,然后伸出三个手指,看了眼徐之明后,又悄悄地放下了一个

"你不是说过听我的声音就能认出我吗?"

“那我也需要看一看,确定一下。如果听起来像你的人绑架了我怎么办?”张强嘀咕道

“看别人名字的能力是100%,但是一天只能认出十个人,超过十个人后六个亲戚都认不出来,不管是人还是鬼,我真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超能力 徐之明叹了口气,拿出两张照片放在张强面前:“帮我看看这两个人叫什么名字。”。" "

两张照片都是非常模糊的数字。张强皱着眉头想了很久,“这是一张人的照片吗?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见?“

”这是从监控中切断的 「

」那你给我看看监视器 “

徐之明把监视器关掉了,但是张强看了很久,还是什么也没看见

"不,是外星人还是没有名字?"张强皱眉,“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徐之明摇摇头:“这两个毒贩应该是惯犯。他们的作案手法非常狡猾。 “

”人贩子?”张强一听瞪大了眼睛,“我去看看 ”张强皱着眉头,专注地盯着监视器。随着盯着照片的时间增加,张强的瞳孔变成了暗红色,然后颜色逐渐扩大,占据了几乎整个眼球,使他的眼睛看起来像恶魔的眼睛

要是其他人见到这一幕估计会吓个半死,但许志明跟张强认识了十年有余,早已习以为常,知道张强过度使用自己的能力时就会这样。

当初许志明在大街上捡到张强时,张强还是一个流浪少年,蓬头垢面衣不蔽体,一双黑红的眼眸诡异人,有群众报警说:“小区旁边来了个怪物。”

许志明赶到时,张强就瞪着这一双黑红的眼眸,倔强地看向周围的人群,就像某种野兽。

后来许志明跟张强熟悉起来后,才知道张强从小便被人贩子拐走,但是他见了太多陌生的人,因此滥用了自己的能力,导致眼睛长期处于血红的状态,或许是因为这个缘故,人贩子找不到愿意出手的买家,就把他遗弃在了大街上,直到他遇见了许志明,才算真正有了个家。所以张强十分痛恨人贩子。

许志明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时,忽然听见旁边“扑通”一声,再看时,张强已经从椅子上摔到了地上,两眼翻白。

许志明吓了一跳,连忙把他扶到沙发上,以往张强也曾超额用过自己的超能力,但从来没出现过这种状况。

3

“小朋友,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啊,是不是跟家里人走散了?”

“小朋友,你好好想想你的父母叫什么?你家住在哪里?我们好送你回家。”

“看样子,是被遗弃了吧”

“你看他的眼睛,真人。”

“你这个怪物,快滚!”

“滚!”

张强从睡梦中惊醒,抹了把脸上的眼泪,他好久没有梦到过去那些事了。

屋里漆黑一片,手机闪烁着微弱的灯光,是许志明发来的消息:“我今晚出任务,等你醒了让小刘送你回去。”

“送什么送,我是脸盲又不是路痴。”

“随你便,回去的时候不要忘记戴墨镜。”

“知道了知道了,年纪不大怎么那么嗦。”

张强把桌上的两张照片揣进口袋里,外面的街道上灯火通明,行人如织,可在张强眼里,那些人都长着一张毫无差别的脸。

在张强流浪的那些年,每天十个名额用完过后他就会变得十分暴躁,缺乏安全感,就如同突然坠入黑暗中一样,张强每天都要经历一遍完全陌生的世界,直到他遇见了许志明。

一开始,许志明并不相信张强的超能力,以为他有精神疾病,还带着他去看医生。然而看了全国上下大大小小上百个医生也没搞明白他身上的异状是怎么回事,反而有一次,许志明拉着张强走过天桥,被天桥下的一个流浪汉一把拉住,他看了看说:“百年难遇,千年难求,超能异瞳,小伙子你很有潜力啊,怎么样,要不要继承我的衣钵?”

张强还未开口,就听许志明说道:“继承你的衣钵还不如继承我的衣钵呢,你有个锤子衣钵。”

流浪汉也不生气:“罢了,人各有命,因果轮回,有生之年我也能见到这等异人也不亏了,我送你们个礼物吧。”

流浪汉说着把眼睛上漆黑的眼镜儿摘下来递给张强,张强正要接过去时,他却把手一缩:“一百块。”

最后墨镜以十块钱的价格成交,这副眼镜张强一戴就戴了十年,期间许志明也曾给他买过新的,但张强总觉得没这副戴着舒服。

张强晃晃悠悠地走到旁边便利店,准备买点吃的时,便利店里却突然匆匆忙忙地冲出来一个人,跟张强正撞了个对面,张强趔趄了一下,墨镜被撞掉在地上,抬起头时,只看见一团矮胖的女人不断地点头哈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然而下一秒,女人跟他对视了一眼后愣在了原地,张强摆摆手,捡起地上的眼镜说道:“最近有点上火,眼睛发炎了。”

女人微微动了一下,张强也看不清她脸上什么表情,从她身旁挤到了便利店里。

4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看不出名字的人呢?”张强一边走一边想,正想得入神时,一个声音忽然响起:“这世间之事,有因必有果,因果循环,善恶有报,小伙子,把道理想明白了,就不会迷茫了。”

“呵。”张强看向身旁不知何时出现的老熟人,嗤笑了一声说道:“那你说,为什么我会看不出他们的名字?他们不是人吗?”

“唔因果循环,这,看不出名字,也许是因为你没问吧,小伙子我告诉你,人活着就要大胆一点,勇敢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吧,我跟你说哎,哎!”流浪汉连忙跟上张强的步伐继续道,“我都帮你排忧解难了,不如你就行行好,给我点钱吧。”

“我没钱。”

“这样吧,要不你在我这儿买副墨镜也行,我看你的墨镜也有些年头了,该换了。”

张强一听停下脚步:“多少钱?”

“一百块,我跟你说一百块可不贵,这墨镜制作工艺好着呐,用的材料也好,款式也时尚,隔光隔晒,装逼装瞎,行走江湖必备。”

张强透过墨镜看着面前模糊一团的脸说道:“一百块太贵了,十块吧。”

“成,十块就十块,一看你就是个识货的。”

流浪汉从口袋里摸出一副墨镜递给张强:“看你是老顾客的份上,再送你一句话,因果循环、善恶有报”

张强连忙摆手:“行了行了,知道了。”正要走的时候,流浪汉却一把拉住他,低声道:“后面有人在跟着你。”

5

那脚步声不远不近,不轻不重,张强走时它也走,张强停时它也停。

走到小区的拐角处时,那脚步声忽然加急跟了上来,张强猛地转过身,手中的瑞士军刀指着后面的人:“你是谁?为什么跟着我?”

那是一个女人,矮胖的身材,从衣着上来看,似乎是刚才在便利店撞到的女人,女人吓了一跳,手半举着说道:“别、别紧张,我没有恶意。”

“为什么跟着我?”

“我,我没跟着你,只不过恰好我家也住这边。”女人连忙解释道。

张强皱了皱眉,没有说话,虽然感觉这个女人很可疑,但他确实也没理由不让人家走这条路,只能象征性地举了举手里的刀子道:“当我是傻子啊?再跟着我就不客气了。”

女人站在原地没有说话,张强也懒得再理会她,径自回到了家。

凌乱的屋子里到处是散落的脏衣服和外卖盒子,张强皱了皱眉,打开冰箱,拿出了一袋泡面走到厨房,然而到了那里才发现前两天煮完面的锅还没刷,无奈之下只得拿着泡面干啃起来。

因为眼睛的缘故,张强很少出门,自然也没办法出去工作,平日里就在这个狭小的屋子里窝着,偶尔帮许志明抓抓罪犯。

这样的日子虽然听起来很惨,但张强已经这样过了十几年,早就已经习惯了,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张强只觉得自己心里乱糟糟的,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有人在心底深处不轻不重地揪了一下,有种钝钝的难受。

同时,张强的脑子里也乱糟糟的,一方面是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他看不出名字的人,还让他产生了那么严重的反应,他清楚地记得强行看那两个人的名字时强烈的恶心眩晕感;另一方面是搞不清楚为什么会有人跟踪他,而且还是一个中年大妈。

如此想着,张强开始回想起刚才那个奇怪女人的模样,但却始终徒劳无功,张强想了许久,最终忍不住伴随着困意睡了过去。

6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看到许志明那张憔悴的脸和眼睛下面浓重的黑眼圈。

“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行。”张强坐起身,揉了揉脑袋道。

许志明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张强道:“看看这个人叫什么名字。”

张强瞅了一眼,很快回答道:“这是蔡花花。”

许志明松了一口气,也跟着张强一起坐在地板上:“看来你的能力还在,这个就是昨天跳楼被救下来的蔡花花。”

“然后呢?昨天那两个看不出名字的人贩子抓住了吗?”

“没有,昨天我们熬了一宿,也没找到那俩人的踪迹,但可以确定的是俩人还在市内。”许志明揉了揉脑袋,“但我找你不是因为这件事,昨天蔡花花被救下来后交代了一些情况,我觉得有必要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情?”张强直起了身子。

“跟你的身世有关。”许志明叹了一口气道,“蔡花花说,她老家的那个村,是一个臭名昭着的人贩子村,村里十户有九户是靠拐卖儿童而生的,他们团伙作案,信息共享得十分充分,市内大大小小的摄像头都摸了个清楚,转移儿童的速度也非常快,导致侦查十分困难。

“蔡花花的父母也是这群丧心病狂的人贩子团体中的一员,这些年来拐卖的儿童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一开始蔡花花不知道父母在干什么,等到知道了以后,也没有勇气去阻止父母。

“等到蔡花花结婚,有了自己的孩子,明白为人父母的感受后,蔡花花对自己父母之前的所作所为更加厌恶,慢慢就跟父母疏远了,直到有一天,蔡花花的母亲非要来看她,然后带着外孙出去玩了一趟,回来就说孩子丢了。”

张强听到这里皱紧了眉头,咬牙切齿道:“猪狗不如的东西!”

“蔡花花怀疑母亲卖掉了自己的孩子,悲愤交加之下一时想不开才想轻生,后来被你打岔救了下来。

“昨天我们也派人去找了蔡花花的母亲,也许是为了赎罪,她把之前拐卖的孩子和犯罪团伙的信息都交代了个遍儿,其中有一个孩子的描述特征跟你很像。

“她说之前利欲熏心之下拐卖了一个同村村民的男孩,因为男孩的父母同样做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肯定不敢报警,他们算盘打得很好,但那个男孩被拐走之后不久,眼睛就慢慢出了毛病,似乎得了红眼病,怎么治也治不好,因为一时找不到买家,就被他们扔在大街上了。”

许志明说到这里顿了顿,才接着说道:“你应该猜到了吧,那个男孩跟你的年龄完全符合。”

7

张强跟着许志明一同走出小区,因为不方便看人,所以张强一直低着头看着地面,直到面前出现了两条粗壮的腿。

张强心头一悸,抬起头后再次看到了那个矮胖的女人,女人脸上堆着一脸笑,看着张强道:“好巧啊,小兄弟。”

张强看着女人模糊的脸,一言不发。

许志明拍了拍张强的肩膀,轻声道:“我去旁边等你。”

待许志明走后,张强看着面前的女人道:“找我干什么?”

女人看着张强,犹豫了许久才说道:“你可以把墨镜摘下来让我看看你的脸吗?”

“为什么?你认识我?”

“不认识不认识。”女人连忙摆手,顿了下又接着说道,“我就看你跟我一亲戚长得挺像,我那个亲戚十几年前丢了个孩子”

“不认识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亲戚丢孩子关我屁事。”张强忍不住恶语相向,“赶紧走吧,别让我再看见你。”

然而女人依然站在原地,如果张强能看清她的脸,就会发现她下垂的嘴角和眼眶里的泪水,但张强看不清,也不想看清。

女人快速抹了把脸,平稳了下心情后从包里翻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张强:“这里面有些钱,你拿去看看眼睛吧,密码是。”

“?我好像就是96年出生的。”

虽然张强带着墨镜,但女人还是看到了墨镜后面那双直勾勾盯着她的眼睛,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她没办法说谎,只得轻轻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张强嗤笑了一声,“不用了,我的眼睛治不好的。”

女人不解地看着张强,他再次笑了一声,然后摘掉了墨镜指着自己的眼睛道:“我变成这样,不都是你们害的吗?”

女人瞪大了眼睛,转身就想逃跑,张强上前一把抓住了她,咬牙切齿道:“你还想跑到哪儿去,警察已经在周围布下了天罗地网,你的同乡早就把你们卖了!”

8

“我小时候,一直很恨自己,为什么不知道爸妈的名字,为什么记不得自己的家。”张强坐在两人面前说道,“我以为,只要我能说出爸妈的名字,他们就能送我回家。

“我有多想回家,就有多恨自己,我白天恨,晚上也恨,吃饭恨,睡觉也恨,我就想不明白,我怎么能不知道我爸妈的名字是什么呢?我怎么能那么笨呢?”张强摘下了墨镜,通红的眸子散发着骇人的光芒,“我想,我要是知道世界上所有人的名字就好了,这样我就能知道我爸妈叫什么了,想得时间久了,我的眼睛就变成这样了。”

“后来,我还真有了知道世界上任何一个人的名字的能力,无论是谁,只要我看他一眼,立马就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可即使有了这个能力,我还是不能知道我爸妈叫什么,因为我见不到他们,我不知道他们在哪儿啊!”

“当时我就想,等哪一天我找到了我爸妈,见到他们,一定第一时间喊出他们的名字,然后跟他们说,我一直记着他们、一直想着他们呢。”张强嗤笑了一声,深呼吸了一口气,“可我没想到,他们不是人,所以真的看到他们了,我仍然不知道他们的名字是什么,讽刺吧哈哈,他们连人都算不上,哪来的名字呢?”

“对不起是我们对不起你,这都是我们的报应”女人低着头,哽咽道。

“对,这就是你们的报应!拐别人的孩子结果自己的孩子也被拐!被拐了还不敢报警,活该!”张强咬牙切齿道,“不仅如此,你们的孩子还要被别人辱骂是怪物,被驱赶被殴打!”

张强说完冷笑了一声:“不过这些说是报应,也太可笑了,像你们这种人,怎么还会有亲情呢?你们的孩子是死是活跟你们也没多大关系吧。”

男人低头沉默,女人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哭声。

“你们真正的报应是在牢里蹲到天荒地老,在牢里烂掉,也没人给你们收尸!”张强说完后,摔门走了出去。

许志明找到张强的时候,张强坐在街上一栋居民楼的墙角处喝酒,目光倔强地看向周围走来走去的人群,跟许志明第一次见到他的场景一模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坐在墙角总让我有一种安全感。”张强说,“小时候,看不清人的脸的时候我就会找个墙角依着。”

许志明拍拍他的肩,两人静默了一会儿,张强开口问道:“他们叫什么名字?”

“卜式仁,石楚胜。”

张强听到这两个名字后愣了两秒,随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果然不是人啊。”

那笑声,听起来竟有一分苦涩。

研究成果

人口贩卖是一种充满罪恶的生意,他们伤害了父母的感情,毁灭了孩子的未来,给一个家庭带来无法磨灭的痛苦。

故事中,张强的父母就是两个人贩子,却不慎让别人拐卖了自己的孩子。只有真正失去了孩子之后,他们才真正体会到了人贩子带给别人的痛苦。只有当苦难降临到自己头上时,他们才知道自己的罪恶给别人带来了多大的伤害。

愿每个孩子都能健康幸福地成长。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