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中软国际:华为业务波动与研发增加致公司增收不增利



新浪财经讯8月20日,今日,香港上市公司中软国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软国际”)召开了2019年中期业绩电话会议。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陈玉红先生,高级副总裁彭江先生,高级副总裁兼董事长林珊珊女士出席了会议并回答了投资者对公司业绩的看法。今年上半年。

ChinaSoft International是一家提供全球软件和信息服务的公司。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公司收入约为人民币55.38亿元,同比增长15%;该公司拥有人应占溢利约为人民币363百万元,同比增长1.1%。

对于收入增长良好但利润基本相同的情况,公司副总裁彭江先生表示,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该公司的毛利率已下降,约为0.6%,其中包括华为。今年的业绩波动影响很大,而这种波动性增加了公司人员的闲置成本。其次,公司的研发投入也在增加。该公司在云业务转型过程中进行了一些投资,包括收集和云解决方案。

他认为,相关业务的波动预计将在下半年继续,并且毛利将继续受到影响。预计全年的利润将保持不变。

此外,彭江先生指出,公司今年的融资策略调整和提前坏账准备也是影响公司上半年利润的一个方面。根据公告,公司上半年的账面资本比去年同期增加20多亿,主要是由于公司上半年融资增加所致。

关于华为业务波动对公司的持续影响,公司董事长陈宇红先生认为华为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在那之后,更多应该是好消息。作为华为的核心供应商,该公司也将受益。据公开资料显示,除华为,BAT和平安等其他主要客户外,业务增长率均在50%以上。

作为公司智能云战略转型过程中云计算,解放,大数据等布局的创新业务,公司管理层表示超出预期。特别是对于解放项目,董事会主席陈宇红先生认为,该项目的业务模式已经确定,相关业务将迎来突破。公司管理层预计今年解放GMV将超过1亿元人民币,明年的目标是实现GMV 1亿美元。

据了解,2019年上半年,中软国际首次进入Gartner全球IT供应商市场份额TOP100行列,成为中国电信,华为和阿里巴巴上市的中国企业之一。 (来自深圳的新浪财经流星)

Q&安培; A:

1.我们注意到,在今年上半年,公司的收入实现了相对较好的增长,但净利润却没有增长。是什么原因?此外,今年下半年和全年的演出目标是什么?

该公司上半年的收入增长了15%,但利润基本持平。有两个原因。首先,该公司的毛利率下降了约0.6%,这主要是因为华为的业务今年经历了一些波动。这种波动导致公司的闲置成本增加。事实上,这种波动是在一年之后,在上半年,毛利率也下降了。预计今年下半年的波动将持续,毛利仍将受到影响。

其次,公司的研发投入也在增加。该公司在云业务转型过程中进行了一些投资,包括收集和云解决方案。以上是影响公司利润的两个主要原因。

此外,公司今年的基金管理和融资策略有所调整,账户上的现金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0多亿。这也是因为在市场不确定性增加的情况下,公司可以更健康,更顺利地运营,因此公司已经做了更多的融资,这个成本可能增加了大约2千万至3千万。另一个项目是,在今年上半年,该公司累计了坏账,这些债务以前是在年底累计的。然而,今年,由于新的会计准则,它在半年内累计一次,因此全年累计的坏账将分配到今年上半年。这也会对公司的利润产生一些影响。

展望全年业绩展望,我们相信我们仍能保证两位数的增长。在利润方面,基于我提到的上述因素,下半年仍有不同程度的利润,因此利润仍可保持平稳状态,不应下跌。

该公司提到,上半年经营现金流的整体改善仍然非常明显。具体分析是什么?将来是否会持续改进?

上半年的现金流量仍有20多亿的改善,我们希望经营现金流可以达到上一年的水平。改善的主要原因是我们收钱,我们也做了一些加强。另一方面,我们的现金流去年很糟糕,受到华为从PM到LP业务的影响。今年的趋势,有一些回调,当它转向LP时,公司有点激烈。

但是我们发现还有一个过程,包括我们对这个LP有一个适应过程,所以做一些回调,但整体趋势仍然会慢慢转换为LP。今年上半年,由于这种影响,公司的整体现金流量与去年相比大幅增加。我们希望全年达到去年的水平。

3.介绍公司主要客户业务的增长情况?华为鲲鹏对公司的影响是什么?

对于英美烟草来说,平安的增长率超过50%,而华为的增长也是两位数。事实上,华为鲲鹏最终的方向是齐鹏云,所以我们将陆续看到一些领域已经开始出现,华为彭鹏云的创新中心,通过这个来驱动国内的奴隶芯片,主板,服务器,ASIC,包等。这样的技术和生态发展。

我个人认为这是对华为云开发的进一步推动。但是,他仍然可以在政府的官方文件系统和基本申请系统中进行这种迁移。我们在两个基准测试项目中看到他在同一时期完成了云结构,然后改为云的方向。

因此,这个市场将成为未来三年政府投资的重要领域,当然我们也是受益于此的供应商。

4.公司云情报业务的收入计划?

在5月20日的股东大会上,我们宣传了未来三年的目标,即20亿,30亿和50亿,其中3.8亿,8.3亿和19.5亿可以重复。这是我们的云智能商业公告。一个计划。然后我们重视这种可重复的收入。这个云智能业务还包括我刚才提到的收入。

5.介绍公司的Z计划?

因为在我们的传统业务中,所谓的基石业务,是基于人力资源和项目软件服务提交到这样一个领域,可能我们有一部分业务是直接人力供应,我们将在此初启动它年移动到互联网,我们不是直接提供人力资源,而是组织数百家软件人力资源外包公司。我们提供在线服务,包括对甲方的人力资源外包管理,所需职位的描述;包括招聘乙方,招聘阶段结合甲方的需求等。

我们实际上是未来的RP服务,在线,通过我们的流程自动化,帮助甲方和乙方实现短期软件人力资源供应这样的服务,然后我们这个月的服务逐月增长,现在看全年可以达到一亿。明年的目标是1亿美元。该国约有120亿短期软件服务需求。然后我们在解放开放了人力资源供应区。我们以人力资源管理的RP为平台,实现人力资源供应的完成。服务。

6.上述业务今年的目标是1亿元。明年约1亿美元的目标是指平台交易量还是公司的收益?

现在就是这种情况,因为它仍然是我的基石业务,他现在是我的收入的Geven。但是,我们大致以10%续订服务,那么你算一下,明年是1000万美元的水平。然后你可以认为GMV是1亿美元。

但目前,由于这项业务正处于设计过程中,甲方也希望中软国际能够认可它,所以如果我们注册,这个GMV就是我的收入,随着我的平台的成熟,实际上这个可再生的收入就变成了我是RP服务的一部分,而不是整个收入。

7.华为业务的波动性会在明年继续吗?或者仅仅是今年?

我们认为华为的调整应该在明年结束。即使在下一季度,主体的调整也可能结束,因为我认为他们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所以这个人已经在最后的方式安排了业务,然后又回到了好消息。

因为我们在今年年初给出了零增长的指导方针,如果今年上半年有两位数的增长,如果这个指引保持不变,是否意味着该公司将在华为的收入下降今年下半年?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华为方面的传统业务是否会减少这个人?

在大规模,它应该有一些下降。您看到华为的业务人员正在下降,而且地位和业务都在下降,但从绝对意义上说,您不一定等于零,但在上半年肯定没有那么快。

8.如果我们有这样持续的员工调整,那么如果我们看到需求,例如包括其他客户需求的增长,我们如何才能保证这种人才供应?

我的人才库一直存在,包括华为业务在内的人可能并非全部分开。你可以去其他企业。此外,华为的波动,因为我们觉得其整体形势仍然震惊,表明华为的整体外包策略并未减少。今年,我们觉得振动存在,而不是趋势减少。

9.今年传统业务和新业务的增长是什么?包括明年的期望?

我们希望今年新业务增长更快,传统业务增长接近10%。新业务可以更快,例如接近30%。我们也对这种增长抱有这种期望。明年,这项新业务的增长率将近50%。

10.您现在可以向我们提供管理层和员工的股权计划,包括股票回购计划吗?

我们的股权计划是委托信托来做。好吧,我们会在今年上半年之后买一点,我们会在以后进一步增加。因为总的来说,我们还有一些能力,包括公司的资金情况,包括我们还需要给员工这样的股权激励,今年应该继续这个计划,或者从二级市场购买一些股票。具体来说,我们必须考虑二级市场的波动。当然,我们想在便宜的时候买它。

11.上半年云业务,解放和大数据三大创新业务的收入是多少?

总的来说,应该说解放,云和大数据并没有那么明显。由于它有一些混合型业务,我们的云业务整体发展更快。在上半年,收入近10亿元,主要来自云业务。

生产线,交易仍然是它的主要工作。因此,就收入而言,它并没有让这种收集增长如此之快。但是,如果我们每年做100万元,我们仍然觉得没有问题。

云软件园的收入,我们主要做现在签署的云软件园。收入是稳定的收入,因为我们都签了三年零五年,因为我们选择了一个相对高质量的软件产业工业园区,所以最近这类工作已经为我们完成了。起床,包括匹配这些服务的能力。

主编:张国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