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五项重磅举措给科技成果转化“松绑”

国务院常务会议:“解开”科技成果转化的五大举措”

“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支持科技成果转化的政策措施”。这一消息让中国科学院Xi光学机械工程研究所副研究员、中科创新孵化器科技总监米勒兴奋不已。他在他的朋友圈中写道:“2016年是科技创业年。” 那时,他的朋友圈里关于这项政策的消息开始在屏幕上闪现。

长期以来,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率低一直受到批评。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所的一项统计显示,中国在发明专利申请数量和授权数量方面分别居世界第一和第二位。然而,许多投资于科学研究的“成果”却在实验室里睡着了,变成了“陈果”。在探索科技成果转化的过程中,一线科技工作者遇到激励不足、科技成果入股困难、国有资产流失风险等制度障碍。

2月1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支持科技成果转移和转化的五项“重大”措施,旨在唤醒沉睡的科技“陈果” 会议决定鼓励国家设立的研究开发机构和高等院校通过转让、许可或定价投资等方式向企业或其他组织转让科技成果。 会议认为,加快科技成果的转移和转化,开辟科技与经济结合的渠道,尽快形成新的生产力,对于推进结构性改革,特别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创新驱动的发展战略,促进大众创业和创新,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率具有重要意义。

事实上,这五项措施中有些并不是第一项 例如,“转让或许可所得净收入的50%以上,定价投资所得股份或出资比例的50%以上留作奖励,对研发和成果转化做出重大贡献的人员的奖励份额不得低于奖励总额的50%” “去年8月底,新修订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以下简称《促进法》)明确规定,科技人员应提取不少于科技成果转让净收入或许可净收入的50%。

然而,随着法律的实施,仍然很难使其落地。 今年年初,本报受国务院委托,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措施落实情况第三方评估》年报道了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其中一项调查显示,近30%的研究人员报告说,在成果转化中个人收获甚微。 根据一些单位的现行规定,如果研究团队的研发成果转化成功,团队成员可获得的平均收入为34.7%,这仍远未达到促进法中“不低于50%”的目标下限要求。

因此,国务院常务会议发布的政策更是出人意料。 中国科学院综合发展研究所所长陈保明认为,这五项措施是政府层面修订后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的一种“实施”和“制度匹配”。

例如,对科技工作者工作单位的评估和评价以及其他以激励为导向的问题 《促进法》规定,“研究开发机构、高等学校主管部门、财政、科技等有关行政部门应当建立有利于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绩效评价体系。”

今天,国务院常务会议进一步明确“科技成果转化应当纳入研究开发机构和高校的绩效评估” 据天津大学科技成果转化的“经纪人”称,这是“一大突破”,意味着“科技成果转化将成为高校和科研院所的新指挥棒” "

他认为,根据《促进法》和《五项措施》的要求,国家今后在评估和分配科研经费给有关单位和人员时,将把科技成果转化作为一项重要内容和依据。如果科技成果转化突出,科研经费的支持将相应增加。

这对一线科研机构非常重要 米勒说,根据现有的评估体系,对大学和研究机构的评估更多地取决于它们可以申请多少资金和发表多少文章。因此,一些董事和主任不愿意也没有热情把他们的人力和物力资源列入"非评价名单",包括科技成果的转化。

当然,科技成果的转化是困难的。还有其他体制障碍,如科技成果转化中可能面临的国有资产流失风险。

今天,一项科技成果价值几百万元,明天或后天转化为价值几千万元的项目。 因此,这一科技成果的转化有国有资产“流失”和“出售”的嫌疑,决策者可能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现在,在五项措施中提出了“豁免”的表述:“在履行尽职义务的前提下,事业单位领导免于承担科技成果定价中成果转化后续价值变化所产生的决策责任。”

陈保明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这意味着科技成果转化的效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市场因素。换句话说,只要科技成果转化过程符合法定程序的要求,决策者履行其职责,类似问题再次发生,相关责任就不会追究。

这也是中央机构自2014年以来三权改革实验成果的深化和推广,即处置科技成果的权利、使用科技成果的权利和获利的权利。陈保明告诉记者,这有望从根本上解决阻碍国有高校和科研院所成果转化的制度障碍。

当然,还有一些引用需要进一步完善。 例如,“科技人员在完成本职工作后,可以按照规定在企业兼职从事科技成果转化活动,或者保留离职创业的人事关系,在3年内进行成果转化。”

鼓励科技人员“出海”的想法已不再新鲜,但它重新受到科技界的关注,因为它明确提出了“三年”的时间 在陈保明看来,这给了那些手中握有科研成果并愿意创业的人一个“保证”。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当该政策提到科学研究人员的"兼职工作"时,有一个前提,即"在完成自己的工作时",以及如何和由谁来界定这种"完成"迫切需要澄清。

中国科协创新战略研究所所长罗惠发现,鼓励科技人员离职创业的政策与一些现行政策发生了“冲突”。例如,科技领军人物应该是转化科技成果或离职创业的主力军,但其中许多人也在大学和研究所担任领导职务。根据党政领导干部的有关规定,他们不得在企业兼职和兼职。

此外,从2014年底开始,国务院要求政府机构解决“粮食/[/k0/”问题。现在,鼓励科学家和技术人员离职创业,科学家和技术人员所在的研究所和大学具有"机构"地位。这两项政策如何联系起来?罗惠说,这也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最后,创新驱动是人才驱动,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最后,是提高科技人员的积极性。然而,如果提高他们积极性的制度障碍得不到清除,创新驱动将仍然缺乏内生动力。 (记者邱陈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