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WeWork上市意外折翼 优客工场盈利模式如何满足毛大庆的理想?

(原标题:我们工作的盈利模式如何才能符合毛大庆的理想?)

美国时间9月30日,共享办公室创始人WeWork在一份声明中宣布,将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撤回招股说明书(FORMAS-1),并推迟公司今年的首次公开募股计划。投资巨头孙正义上市的梦想暂时破灭了。

持续亏损、持续烧钱的共享办公运营模式无疑也为优科工作室、氪星空间等国内企业敲响了警钟。关于优科工厂的发展前景,特别是盈利模式以及WeWork事件是否会影响投资者信心,《企业透明度报告》给优科工厂创始人毛大庆发了一封信,但没有收到回复。

持续融资上市梦想

事实上,早在今年2月,媒体就报道“中国版WeWork”优科工作室计划于今年第三季度在美国上市。随后,媒体称优科工作室的上市计划将推迟至2020年,募集资金将超过2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可能是优科工厂第二次推迟上市。早在2018年5月,公司创始人毛大庆就表示,“公司将在一年内盈利,预计今年或明年初上市。”

现在,WeWork的上市受阻,优科工厂频繁筹资,依靠烧钱维持运营模式,一路加速扩张。因此,外界对该公司的顺利上市表示怀疑。

优科工厂成立于2015年4月。在这四年里,该公司已经筹集了20轮资金。最近一次融资活动发生在9月份,由中信银行、招商银行和杭州银行信贷融资,融资金额为2.5亿元人民币。从过去的融资过程来看,主要投资者包括红杉中国、瑞金基金、戈菲尔资产、怡润投资、银泰地产、创新工程等知名机构。迄今为止,优科工厂的融资金额已超过50亿元。优科工作室的融资信息如下:

data source: investigation

在大力争取融资的背后,优科工作室一直在加速疯狂扩张。迄今为止,优科工厂已在全球37个城市分布了200多个办公场所。去年年底,优科工厂表示,未来三年,公司预计将在全球40个城市和350个站点提供近20万个工作站,总办公面积超过130万平方米。显然,先融资后扩张的“老化模式”和不均衡的租金会给优秀的客户车间带来很大的运营压力。

根据第三方研究机构的研究数据,只有当联合办公的平均占用率达到85%时,才能保持盈亏平衡,但这一比例对于联合办公企业来说并不容易实现。

根据优科工厂早先发布的数据,其项目占用率达到95%。这些数据不够全面。媒体参观了北京郊区优科工作室的办公空间,发现郊区偏远地区的租金还没有达到95%,甚至很多企业已经收回了租金。

关于优科工厂花钱加速扩张的现象,财务评论员严跃进告诉《企业透明度报告》,公司正面临“两难境地”。虽然不扩张很容易导致市场的损失,但“专注于进步”不应该仅仅被理解为扩大规模,而且公司应该使现有的项目更加坚实,提高服务的专业性,而不仅仅是简单地扩大工作站和商店。同时,公司不必在许多城市盲目扩张。如果北京和上海的项目质量得到优化,服务得到提升,这将成为未来向二线和三线城市扩张的典范。

单一盈利模式成为最大弱点

从康克工厂的商业模式来看,公司为初创企业提供企业服务,直接办公空间运营,为企业成员和个人成员提供在线增值服务,以及楼宇管理输出。基于这三个业务部门,优科车间的主要三种盈利模式是:1 .生态圈的股权投资。在享受股权利益的同时,通过股权投资,提升联合办公的服务生态;2.流动。通过建立交易匹配平台,进而获得商业现金;3、品牌联盟和管理产出。

公共数据显示,优科车间2017年总收入1.67亿元中,写字楼租金收入约占90%,其他业务收入仅占10%左右。到2018年,除租金外,收入几乎没有增加到25%,这仍远非毛大庆的理想。

毛大庆曾希望租金总收入不超过优科工作室总收入的50%,超过50%的收入应该来自平台的其他衍生业务及其配套交易。由此可见,优秀的客席工作室正面临着过度依赖租金的现象。盈利模式过于单一,将制约其长期稳定运行。

盈利模式是其上市和长期发展的关键。“就长期发展而言,优科工作室最重要的是,公司能够发展成为企业孵化器,为初创企业的进入设定合适的进入门槛,帮助他们实现真正的成长,然后考虑是否能够提供资金支持企业更好地成长,这对双方的生存和发展都将起到积极的作用。”颜跃进表示要《企业透明度报告》。

对于优科车间来说,摆脱过于依赖租赁的单一盈利模式,在扩大规模的同时保证服务专业化,探索更多为企业提供成长空间的增值服务,将对公司未来的良好运营和稳定发展起到重要作用。

(来源:投资者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