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做外卖、玩抖音招数轮番上阵 全聚德净利却“腰斩”再“腰斩”

?

(原标题:外卖,玩颤音技巧,轮流全聚德净利润,但先“先腰后腰”)

全聚德烤鸭业务的“大火”变得越来越黯淡。全聚德公司10月21日晚的第三季度报告显示,该公司前三个季度的净利润下降了近60%,预计今年的净利润将再次迎来“腰围”下降。

由于2012年的业绩一直在下降,全聚德还尝试了许多提高业绩的方法。从“投资和外卖”到“喝粤菜和演奏颤音”,它屡屡失败。

业内人士认为,全聚德的业绩下降与未能适应其经营理念和机制的变化有关。要扭转绩效下降的局面,可能首先需要创新自己的保守和僵化的经营理念。

全聚德今年的表现或再次“腰”

10月21日晚上,全聚德披露了三份季度报告。 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91亿元,同比下降12.62%,实现净利润5260万元,同比下降59.09%。净利润390.27万元,同比下降68.53%。

同时,全聚德还预计2019年全年的净利润回报范围将在2191.27万元至4382.5万元之间,而母亲的净利润将从-70%变为-40%。

2018年,全聚德实现净利润7304万元,同比下降46.29%。这也意味着全聚德在经历了去年的净利润“下降”之后,今年的业绩仍在加速。

全聚德在第三季度报告中解释说,2019年经营业绩的预期下降主要是由于公司预计经营收入的下行压力,导致利润水平下降。该公司将采取许多对策并积极调整其运营。

全聚德在2018年初的年度报告中解释了公司收入下降的原因:由于餐饮业竞争加剧,公司的年度接待人数同比下降,导致该公司2018年度营业收入和利润水平同比下降。

事实上,全聚德的衰落已经开始。自2012年以来,全聚德的表现开始下降。从2012年到2018年,全聚德的营业收入从19.44亿元人民币降至17.7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1.52亿元人民币。人民币降至7042.22万元。根据全聚德的预测,全年净利润为4382.5万元,甚至不到公司2012年业绩达到顶峰时的1.52亿元的零头。

相比之下,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18年,尽管中国餐饮业的增长速度有所放缓,但该行业的收入仍从2013年的2.56万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4.27万亿元。盘古智囊团高级研究员潘和林此前曾指出,今年上半年,餐饮收入为1亿元,同比增长9.4%。这表明全聚德净利润的快速下降并不是大环境的原因。

投资,取出食物,做粤菜,玩颤音

事实上,全聚德并没有试图扭转业绩下滑的局面,但是现在回头来看,这些努力并没有以失败或无休止的结尾。

2014年,全聚德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3.38亿元,拟用于建设熟食店,中央厨房,店铺装修和上海分店。着名机构IDG Capital当时以现金认购了全聚德发行的1,810万股股票,持股比例为5.87%。当时,全聚德表示,在筹款项目实施后,将引入战略投资者和具有国际市场化理念的国际资本,以加快实施发行人的“品牌+资本”战略,促进业务转型。

但是,今天,上述几个投资项目已被搁置。截至2019年6月30日,基金初始投资3.38亿,累计投资仅为1010.1万元,2014年全聚德IDG Capital入股,2018年开始减持全聚德股份。

2016年4月,全聚德出资1500万元与重庆疯草科技有限公司,北京达克信息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合伙)共同组建“达克科技”公司,对取水业务进行测试。当时,全聚德还曾提出“拥抱互联网,拥抱年轻人”的口号。

但仅一年后,雅格科技停止运营。全聚德解释说,停业的原因是,经过一年多的运营,由于各种因素,该业务未能达到运营预期。数据显示,2016年,鸭革科技的净利润为负1344万元。

2017年3月,全聚德计划收购休闲餐饮品牌“唐城厨房”,这是广东主要的餐饮餐厅。公司所有人都说,唐城厨房作为一个独特的休闲餐饮品牌,可以扩大全聚德的现有商业模式。为了完善全聚德休闲餐饮的新业务风格。然而,仅仅五个月后,全聚德宣布,由于交易的复杂性和进展的不确定性,此次收购无法在指定的时间内完成收购协议。意向书自动失效。

2018年,全聚德与Vibrato合作开展创意营销,并激活了会员卡以建立直销店。但是现在,这种营销计划对公司的业绩没有太大影响。

有趣的是,经历了“投资,外卖,做广东菜,打颤音”的一系列“折腾”之后,全聚德手中的现金没有减少,从年底的2.68亿元增加到2013年末至2018年底为9.92亿元。

截至2019年9月30日,全聚德拥有货币资金6.48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3.83亿元。自2019年以来,这些现金和金融资产为全聚德带来了1,606万元的投资收益。

专家:经营理念应适应时代的变化

着名战略定位专家,久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军指出,中信经纬的客户指出,全聚德近年来的业绩下滑与整体环境有一定关系。变化。

过去,全聚德主要专注于高端商务宴会以及旅游和餐饮,但2012年之后,大众的休闲餐饮消费和日常消费市场迅速增长,而商务宴会市场却下降了。全聚德没有适应。这种变化,其中有一个问题,就是公司的经营理念相对落后。”徐雄军说。

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鹏还指出,中国餐饮市场自2012年起进入消费升级期,新一代已逐渐成为消费的主流。对于这个群体,全聚德不仅在性价比方面难以与小龙虾,火锅等产品竞争,而且在高油高脂的烤鸭方面也难以与之抗衡,这不符合新一代消费群体的饮食观念。

“全聚德的质量,场景,服务等与其他餐饮品牌相比非常老龄化,不能满足当今餐饮消费主体新一代年轻人的核心需求。因为外卖和休闲餐饮均不成功,这反映出管理层偏离了经营理念和经营理念以及主流餐饮特征。保守而僵化的机制限制了其多元化能力,”朱丹鹏说。

实际上,当今的全聚德越来越重视自身的创新。在2019年半年度报告的一般性讨论中,“创新”一词总共出现了16次。该公司提到的包括“创新控制机制,创新”。市场营销工具,创新产品和商业模式,积极创新合作,建立专业创新团队以及加快创新产品孵化等一系列举措,并表示需要“努力扭转业务下滑趋势并进一步创造适应时代发展的新形象”。

“对于全聚德来说,现在更重要的是如何提高公司的价格,服务和质量,从而留住客户,提高公司的单店绩效,规范这家单店的体验,然后去开设更多连锁店商店实现良好的运营循环。”徐雄军说。

证券之星应用下载

标签:

全聚德

腰斩

净利润

高油

去向